无码人妻一区二区中文_狠狠艹狠狠干美女_办公室强行丝袜秘书啪啪_午夜福利电影

黏膜免疫研究及在豬場(chǎng)中的應用實(shí)踐

供稿:豬豬俠

點(diǎn)擊:

A+A-

相關(guān)行業(yè): 生豬

關(guān)鍵詞:

    我要投稿

    黏膜免疫是指動(dòng)物黏膜表面,發(fā)生的特殊的免疫反應,具有復雜性和多樣性。黏膜免疫首次提出概念是在20世紀60年代,自提出以來(lái)一直受?chē)鴥韧鈴V泛關(guān)注。黏膜免疫系統是機體相對獨立的免疫系統,由特殊的免疫細胞、免疫分子構成。黏膜免疫系統中含有大量的分泌細胞,可以產(chǎn)生多種抗體,在抵抗細菌、病毒等病原體方面發(fā)揮了重要作用。黏膜免疫作用機制等研究,有助于動(dòng)物機體抵抗病原體,且有助于新型疫苗的開(kāi)發(fā)。因此黏膜免疫的研究十分重要,對于豬疫苗研發(fā)及疾病防控等,也具有里程碑意義[1]。

     

    1 黏膜免疫系統的構成和功能

     

    1.1 黏膜相關(guān)淋巴組織

     

    黏膜免疫系統由兩個(gè)系統組成,分別是黏膜表面淋巴組織(具有結構)及彌散性淋巴組織(無(wú)結構)。黏膜表面淋巴組織代表有腸黏膜淋巴組織、鼻咽黏膜淋巴組織、眼結膜淋巴組織、支氣管黏膜淋巴組織等。彌散淋巴組織代表有上皮淋巴細胞、固有層淋巴細胞等[2]。與黏膜免疫有關(guān)的免疫細胞主要有,M細胞、T細胞、NK細胞、B細胞、記憶B細胞等[3]。

     

    1.2 黏膜免疫作用機理

     

    黏膜免疫在機體內主要以?xún)煞N途徑發(fā)揮作用,一個(gè)是體液免疫,一個(gè)是細胞免疫,但是以體液免疫為主。體液免疫發(fā)揮作用主要依賴(lài)IgA/IgG抗體,具體以sIgA/IgG形式發(fā)揮作用。IgA抗體可以阻止病原體對黏膜表面產(chǎn)生破壞,進(jìn)而侵入機體產(chǎn)生損害,但是不能激活補體。IgG抗體則可以激活補體,同時(shí)還可以產(chǎn)生炎癥反應。黏膜免疫系統中細胞免疫主要存在于黏膜固有層,可以通過(guò)T細胞、NK細胞等發(fā)揮特異性的細胞毒功能,并且可以溶解被病原體感染的細胞[4]。

     

    1.3 共同黏膜系統與歸巢性

     

    黏膜系統發(fā)揮作用,是借助淋巴組織、淋巴細胞、IgA抗體、IgG抗體實(shí)現的。黏膜免疫發(fā)揮作用,主要是靠淋巴細胞歸巢發(fā)揮作用,淋巴細胞歸巢聯(lián)系了誘導位點(diǎn)及效應位點(diǎn),從而產(chǎn)生免疫效應。研究表明母豬在妊娠前中后期、分娩時(shí)、哺乳期,乳腺中IgA B細胞、T細胞數量有差異。妊娠前期IgA B細胞、T細胞抗體數量較低,妊娠中期T細胞數量有所增加,IgA B細胞數量與前期基本一致。妊娠后期T細胞數量達到峰值,IgA B細胞數量有所增加。分娩時(shí)IgA B細胞數量達到峰值,哺乳期與免疫有關(guān)的基因表達繼續增加。這表明B細胞的運輸,對于乳腺免疫及乳汁中抗體水平,具有重要的作用。B細胞、T細胞等可以向乳腺遷移,并對乳腺免疫具有重要的調節作用。研究還發(fā)現,腸道-乳腺間存在相關(guān)的免疫線(xiàn)軸,這一點(diǎn)也預示著(zhù)腸道黏膜免疫可以影響乳腺免疫。IgA B細胞從腸道到乳腺的歸巢,也給口服PED、傳染性腸胃炎等疫苗提供了理論基礎[5]。

     

    2 黏膜免疫抗體

     

    2.1 黏膜 sIgA抗體

     

    sIgA抗體是由漿細胞(效應B細胞)產(chǎn)生的,在黏膜免疫系統中含量最豐富,且具有重要的作用。sIgA抗體組成分為,2個(gè)單體、1個(gè)分泌片(SC)、1J鏈。J鏈是漿細胞分泌抗體前產(chǎn)生的,SCIgA穿越上皮過(guò)程中產(chǎn)生的。SC無(wú)免疫活性,但是能促進(jìn)上皮細胞從組織中吸收SIgA,并將其釋放到泌尿生殖道、消化道、呼吸道的黏膜表面,進(jìn)而發(fā)揮作用。sIgA抗體具有捕捉病原體發(fā)揮免疫排斥、與溶菌酶和補體共同溶解細菌的作用,還具有中和腸毒素、配合吞噬細胞和NK細胞等細胞毒素作用(ADCC)。還具有增強抗原依賴(lài)性細胞作用,提高機體對病原體的直接殺傷能力[6]。

     

    2.2 黏膜 sIgG抗體

     

    黏膜 sIgG抗體在機體抗感染中有重要作用,具有抗菌、抗病毒、抗毒素的作用。IgG抗體可以與抗原結合,并激活補體使抗原被消除。 sIgG抗體不穩定,易被蛋白酶水解,也能發(fā)揮ADCC效應。管腔中的IgG抗體還可以與抗原形成復合物,經(jīng)過(guò)樹(shù)突細胞加工后,呈遞給T細胞,發(fā)揮機體識別功能[6]。

     

    2.3 黏膜 sIgM抗體

     

    sIgM抗體是由5個(gè)單體構成,功能與SIgA抗體類(lèi)似,是能夠發(fā)揮黏膜免疫功能的高效抗體。sIgM抗體具有中和毒素、抗菌、抗病毒作用,在黏膜免疫中也發(fā)揮著(zhù)重要的作用[6]。IgM抗體產(chǎn)生較IgG抗體早,機體出現IgM抗體說(shuō)明近期被感染,可用于疾病早期診斷。

     

    3 黏膜免疫的主要影響因素

     

    3.1 蛋白質(zhì)、氨基酸等

     

    研究表明蛋白質(zhì)、功能性氨基酸及其衍生物,對維持豬腸道結構功能及黏膜免疫方面具有重要作用。噴霧干燥血漿蛋白粉(SDAP)具有降低腸毒性大腸桿菌、誘導腸道促炎因子表達、降低腸粘膜MDA含量、改善腸道抗氧化功能等。日糧中添加精氨酸,可以維持豬腸道免疫完整性、提高豬腸道上皮細胞防御素含量及蛋白水平、激活腸道細胞表面受體及啟動(dòng)免疫系統。日糧中添加精氨酸,還可以增加IgA分泌細胞、T細胞數量,進(jìn)而促進(jìn)SIgA的合成。還有研究表明,乙酰半胱氨酸通過(guò)合成谷胱甘肽,發(fā)揮調節細胞增生及機體免疫應答,抑制氧化應激引起的炎癥反應。由此可見(jiàn)蛋白質(zhì)、氨基酸及其衍生物對黏膜免疫具有重要的影響[6]。

     

    3.2

     

    研究表明缺鋅可以導致腸黏膜分泌細胞的結構損傷,導致黏膜蛋白合成受阻,進(jìn)而減弱腸黏膜免疫。日糧中添加高水平的鋅,可以促進(jìn)SIgA抗體的分泌、抑制炎性因子分泌、提升仔豬免疫力。不同蛋白水平的日糧中添加高劑量氧化鋅,可以促進(jìn)腸道絨毛長(cháng)度、降低隱窩深度、促進(jìn)SIgA分泌、保護腸黏膜形態(tài)。因此,鋅在腸道黏膜免疫中具有重要作用,動(dòng)物生產(chǎn)中需要保證日糧中鋅的水平[6]。

     

    3.3 維生素

     

    廖波等研究表明,日糧添加維生素D3,可以促進(jìn)斷奶仔豬腸粘膜T細胞的分化及成熟,還可以促進(jìn)T細胞的免疫反應及抑制具有細胞毒性T細胞發(fā)揮作用。維生素D3還具有促進(jìn)sIgA分泌的作用,間接提高斷奶仔豬的腸道抗病力[7]。范肖肖研究表明,維生素A可以調控對雞的IgA、黏蛋白生成,還可以對IgA相關(guān)的細胞因子表達及黏膜上皮產(chǎn)生影響,進(jìn)而影響雞的黏膜免疫,在及呼吸道疾病防控方面存在潛在作用[8]。王振東等研究表明,兔子日糧中添加不同水平的維生素E,可以影響腸道sIgA水平,進(jìn)而兔子腸黏膜免疫機能[8]。由上可知,維生素在動(dòng)物黏膜免疫中具有重要的作用,日糧中合理的添加維生素可以保證動(dòng)物的正常黏膜免疫功能。

     

    3.4 多糖

     

    日糧中添加牛膝多糖可以增加豬腸道sIgA的分泌、增強回腸黏膜免疫力、增減十二指腸淋巴細胞數量,提升豬腸道免疫力[6]。黃芪多糖可以增強免疫抑制小鼠胸腺、脾臟免疫力,同時(shí)可以通過(guò)調節細胞因子水平促進(jìn)sIgA分泌,進(jìn)而發(fā)揮免疫功能[9]。研究表明松花粉多糖在雞腸道黏膜免疫方面也具有調節作用,具體是通過(guò)改善免疫指標及腸黏膜形態(tài),提高雞腸黏膜免疫力。此外松花粉多糖,還可以提高雞腸道菌群多樣性,間接提高腸道黏膜免疫力[10]。由此看見(jiàn),植物多糖也能夠影響動(dòng)物的黏膜免疫功能,在養殖生產(chǎn)過(guò)程中可以靠定期添加多糖類(lèi)物質(zhì),提升動(dòng)物的免疫力。

     

    3.5 益生菌

     

    益生菌在豬腸道內發(fā)揮作用,主要體現在抑制腸道病原菌、調節腸黏膜免疫力。斷奶仔豬飼糧中添加益生菌,可以提高空腸黏膜sIgA分泌量、提高空腸和回腸免疫因子含量。日糧中添加枯草芽孢桿菌,能顯著(zhù)提高仔豬腸道IgA分泌細胞的數量,還可以維護腸道黏膜屏障[6]。因此可以看出,益生菌在養豬場(chǎng)生產(chǎn)中具有重要作用,特別是豬腸道健康方面,可以通過(guò)日糧添加益生菌提升豬只腸道黏膜免疫力,進(jìn)而預防和控制豬只拉稀。

     

    3.6 中草藥

     

    中草藥博大精深,部分重要可以提高機體免疫力,如紫錐菊、黃芪等,對于腸道黏膜免疫力提升如白頭翁、魚(yú)腥草、黨參等。因此未來(lái)在禁抗時(shí),中草藥將會(huì )在豬場(chǎng)疾病防治方面發(fā)揮重要的作用。有研究表明通過(guò)仔豬日糧中添加白頭翁、魚(yú)腥草、黨參等提取物,可以顯著(zhù)提高仔豬黏膜上皮淋巴細胞等免疫細胞的數量,進(jìn)而加強仔豬腸道免疫學(xué)屏障[11]。中藥紫錐菊在歐美等市場(chǎng)已經(jīng)在感冒、呼吸道感染方面廣泛應用,具有提升機體免疫力的作用。研究表明在飼料中添加紫錐菊,可以升動(dòng)物機體免疫力、促進(jìn)動(dòng)物生長(cháng)。紫錐菊發(fā)揮黏膜免疫作用,主要與其改善細胞表面受體通路及活化免疫因子有關(guān)[12]。未來(lái)中草藥在黏膜免疫方面的方劑及機理,還需要繼續深入研究,在養殖方面的應用前景也非常廣闊,需要持續關(guān)注。

     

    4 黏膜免疫的主要途徑

     

    4.1 消化道

     

    消化道黏膜免疫,主要是通過(guò)口服疫苗方式,通過(guò)腸黏膜發(fā)揮免疫作用,不僅可以預防腸道疾病,對于呼吸道、泌尿生殖道也有一定的預防作用。但是消化道免疫也有一定缺陷,即疫苗容易受到胃酸影響,需要在佐劑或者包被方面改進(jìn)才能保證黏膜免疫效果。消化道黏膜免疫主要以sIgA和腸道上皮淋巴細胞發(fā)揮作用,腸道黏膜免疫具有免疫方法簡(jiǎn)單、產(chǎn)生黏膜免疫效果好的特點(diǎn)[6]。消化道黏膜免疫,在豬腹瀉防控等方面,具有很好的市場(chǎng)前景,需要加大相應疫苗產(chǎn)品的研發(fā)及改進(jìn)力度。

     

    4.2 呼吸道

     

    呼吸道黏膜免疫主要是經(jīng)過(guò)鼻腔免疫疫苗,疫苗通過(guò)接觸呼吸道黏膜,產(chǎn)生呼吸道黏膜免疫,進(jìn)而發(fā)揮保護作用。鼻腔免疫可以激活機體扁桃體的B淋巴細胞,并可以遷移到機體其他部位產(chǎn)生保護力。因此鼻腔免疫,不僅可以預防呼吸道疾病,也可以預防其他疾病[6]。近年來(lái)在養豬生產(chǎn)方面,已經(jīng)應用于偽狂犬、支原體的防控,偽狂犬活疫苗、支原體活疫苗(RM48株等)可以直接通過(guò)噴鼻免疫起到良好的保護作用。未來(lái)在非瘟防控方面,呼吸道黏膜免疫也具有很好的前景。無(wú)創(chuàng )傷免疫有助于非瘟的防控及節省人工,養豬生產(chǎn)中將會(huì )具有很重要意義。

     

    4.3 生殖道

     

    豬生產(chǎn)過(guò)程中有很多病毒病,都可以通過(guò)精液傳播,如偽狂犬、藍耳、圓環(huán)等。通過(guò)精液傳播此類(lèi)疾病后,會(huì )導致母豬繁殖障礙等疾病。此類(lèi)疾病在常規肌注免疫效果不好時(shí),可以采取生殖道黏膜免疫接種的方式進(jìn)行疾病防控,進(jìn)而解決此類(lèi)母豬繁殖障礙問(wèn)題[6]。但是早期試驗,發(fā)現藍耳病滅活苗及弱毒苗,生殖道免疫效果不理想[13]。分析可能于當時(shí)的疫苗工藝、佐劑等有關(guān),因此研究可以生殖道免疫的疫苗,對于母豬繁殖障礙疾病,具有重要意義。借助先進(jìn)的研發(fā)設備,同時(shí)配合大量臨床試驗,相信未來(lái)一定會(huì )有合適的疫苗問(wèn)世,屆時(shí)會(huì )給豬場(chǎng)生產(chǎn)成績(jì)提升,帶來(lái)不可估量的影響。

     

    5 黏膜免疫在豬病防控中的應用

     

    5.1 豬流行性腹瀉及傳染性腸胃炎防控

     

    豬流行性腹瀉病毒(PEDV)和傳染性胃腸炎病毒(TGEV)主要感染腸道,但通過(guò)對仔豬血清的病原檢測發(fā)現,它們也存在短暫的病毒血癥[14,15]。因此誘導腸黏膜免疫以保護腸上皮細胞是預防這兩個(gè)疾病的重點(diǎn)。但對于低日齡仔豬來(lái)說(shuō),腸道黏膜上皮細胞再生緩慢且免疫系統發(fā)育不完善,直接進(jìn)行疫苗免疫無(wú)法起到很好的效果,所以低日齡仔豬需要從初乳中獲得母源抗體來(lái)抵抗豬流行性腹瀉病毒和傳染性胃腸炎病毒的感染,而這一被動(dòng)免疫是通過(guò)“腸道-乳腺-SIgA軸”來(lái)實(shí)現的。

     

    SIgA是腸道黏膜免疫系統產(chǎn)生的主要免疫球蛋白,也是乳汁中的主要免疫球蛋白,對蛋白水解酶耐受能力強,所以能在腸道內維持穩定[28,29]。誘導妊娠母豬黏膜免疫是乳汁免疫的基礎,黏膜免疫產(chǎn)生的抗體和免疫細胞通過(guò)“腸道-乳腺-SIgA軸”遷移至乳腺,最后以乳汁為仔豬提供保護。

     

    有研究發(fā)現,免疫TGEV滅活苗不能使乳汁中產(chǎn)生高水平SIgA,而天然感染或者免疫TGEV活疫苗的母豬,乳汁中SIgA抗體水平較高,這可能與活疫苗能更好的誘導產(chǎn)生黏膜免疫和細胞免疫有關(guān)。

     

    齊魯復捷(豬傳染性胃腸炎、豬流行性腹瀉二聯(lián)活疫苗)自2018年上市以來(lái),一直在探索口服免疫方案,后備母豬口服免疫3次(140日齡2頭份、161日齡2頭份、182日齡2頭份)、經(jīng)產(chǎn)母豬口服免疫2次(產(chǎn)前40天口服2頭份、產(chǎn)前20天口服2頭份)、新生仔豬超免1次(吃初乳前1.5小時(shí)口服1頭份)等方案進(jìn)行探索,經(jīng)過(guò)大量臨床驗證,臨床反饋數據顯示,口服免疫產(chǎn)生的SIgA抗體高度遠高于肌肉注射,臨床保護效果遠好于其他免疫途徑的疫苗,這與韓國活疫苗口服試驗結論基本一致,證明了齊魯復捷口服免疫的有效性。

     

    5.2 豬輪狀病毒病防控

     

    豬輪狀病毒(RV)也是引起仔豬病毒性腹瀉的主要病原之一,近年來(lái)檢出率逐漸升高。RV主要通過(guò)糞口傳播,感染腸道黏膜,腸道黏膜免疫是抵抗該病原的第一道防線(xiàn)。對于RV的防控,有研究表明,口服弱毒活疫苗可有效誘導消化道產(chǎn)生局部黏膜免疫,產(chǎn)生抗體介導和細胞介導的免疫應答,接種弱毒疫苗后攻毒保護率更高,而滅活苗免疫后各項指標相對較低,這和TGEV疫苗研究結果一致[18]。而人用輪狀病毒口服疫苗已經(jīng)全球上市了很多年,在輪狀病毒的防控上起到了不可磨滅的作用,這為獸用的疫苗的發(fā)展指明了方向。

     

    5.3 偽狂犬防控

     

    偽狂犬病毒(PRV)一旦感染會(huì )終身帶毒,病毒定植在三叉神經(jīng),在受到外界刺激的時(shí)候,病毒會(huì )大量復制,導致豬群發(fā)病。新生仔豬偽狂犬疫苗噴鼻免疫是防控PRV的有效措施,可起到占位效應,搶占仔豬的呼吸道上皮細胞,阻止野毒感染,還能夠避免母源抗體的干擾,建立機體的第一道防線(xiàn)。

     

    5.4 支原體防控

     

    豬支原體肺炎(MPS )也被稱(chēng)為豬的氣喘病,由豬肺炎支原體(MHP )引起的一種慢性呼吸道疾病,感染后會(huì )造成飼料利用率下降、豬只生豬緩慢,通常會(huì )和圓環(huán)、藍耳、流感等病原混合感染引起呼吸道疾病綜合征,導致死淘率升高,給養豬業(yè)造成巨大的經(jīng)濟損失。

     

    對于支原體的凈化,理論上是可行的,但操作起來(lái)難度非常大,目前防控支原體還是以疫苗免疫為主。市場(chǎng)上的支原體疫苗主要是活疫苗和滅活苗,滅活苗通常需要多次免疫且無(wú)法阻止感染,但可以減輕臨床癥狀。不同毒株活疫苗免疫方式不同,有肺內注射(168株)、胸腔注射(Z株)和噴鼻免疫(RM48株),其中,噴鼻免疫(RM48株)對豬應激更小,主要是通過(guò)誘導黏膜免疫產(chǎn)生保護。鄭鵬研究表明,仔豬通過(guò)噴鼻免疫RM48株支原體疫苗,豬鼻拭子浸液 SIgA 抗體水平和IFN-γ水平均顯著(zhù)高于不免疫對照組[19]。齊魯支宜捷(豬支原體活疫苗RM48株)自2015年在國內第一批上市,是中國也是世界第一次實(shí)現了可以噴鼻的商品化豬支原體肺炎活疫苗,屬于劃時(shí)代的產(chǎn)品;這比中國第一個(gè)2020年上市的噴鼻免疫流感疫苗足足早了5年之久,比202294日上市的康希諾生物可吸入式新冠疫苗早了7年之久。而且齊魯支宜捷上市7年來(lái),超過(guò)2億頭豬的臨床驗證,比不免疫群體多增重5.01Kg/頭,比免疫滅活疫苗多增重2Kg/頭,從另一個(gè)角度詮釋了粘膜免疫的威力。

     

    5.5 藍耳防控

     

    藍耳病也被稱(chēng)為豬繁殖與呼吸綜合征(PRRS),是病毒免疫學(xué)研究中最具有挑戰性的課題,目前對于其免疫應答機制并不完全清楚。PRRSV可通過(guò)呼吸道、消化道和生殖道感染,因此黏膜免疫是阻斷其感染的重要途徑。Basavaraj Binjawadagi等研究發(fā)現,用PRRSV-MLV疫苗配合強效黏膜佐劑結核分枝桿菌全細胞裂解物對豬進(jìn)行鼻腔接種,可誘導對PRRSV感染的保護性免疫,保護豬免受同源和強毒性異源PRRSV的感染。與未接種疫苗但感染PRRSV的豬相比,接種疫苗的豬體內活性氧(ROS)水平較低。在未接種疫苗但感染PRRSV的豬中,較高的ROS生成與炎癥性肺病理增加有關(guān)[20]。金光明等通過(guò)對16頭二元母豬進(jìn)行鼻腔接種PRRSV弱毒疫苗,結果表明,與對照組相比,接種豬子宮角、子宮體和子宮頸黏膜上皮內淋巴細胞的數量極顯著(zhù)增加,黏膜固有層中多見(jiàn)淋巴細胞聚集,形成淋巴細胞群,并向黏膜腔表面排放[21]。目前藍耳活疫苗(R98株)可在7日齡以上仔豬噴鼻免疫已經(jīng)在國內上市。

     

    5.6 豬流感防控

     

    豬流感 (SI)是由 A型流感病毒引起的一種豬的急性呼吸道傳染病。其特征為突然發(fā)病、高熱、精神沉郁、食欲廢絕、陣發(fā)性咳嗽。該病呈世界范圍分布,并且可感染人。疫苗接種是預防該病的重要手段,當前市場(chǎng)上的流感疫苗主要是H1N1H3N2滅活疫苗。SIV主要的傳播途徑是經(jīng)呼吸道傳播,因此提高黏膜局部免疫力對阻止SIV感染有重要作用,也有學(xué)者對黏膜途徑接種流感疫苗的效果進(jìn)行了研究。

     

    師小瀟等將重組表達的 SIV表位多肽與黏膜佐劑大腸桿菌熱敏性腸毒素LT聯(lián)合免疫接種小鼠,探討了經(jīng)黏膜途徑免疫接種 SIV疫苗的可行性。采用灌胃途徑免疫小鼠,檢測試驗小鼠抗體及細胞免疫水平,結果發(fā)現,免疫組小鼠血清IgG抗體、黏膜分泌型IgA抗體和外周血T淋巴細胞數量顯著(zhù)高于未免疫對照組,表明豬流感病毒重組多表位抗原灌胃免疫小鼠,能產(chǎn)生理想的黏膜免疫抗體和血清抗體[22]。

     

    2003年阿斯利康上市了可噴鼻的流感疫苗FluMist株減毒活疫苗,2-49歲噴鼻0.2ml/人(0.1ml/鼻孔);2007年澳大利亞BioDiem公司噴鼻流感疫苗上市,并授權給中國長(cháng)生百克公司,2020年中國長(cháng)生百克上市了中國第一個(gè)可以噴鼻的流感疫苗;這也為豬用流感疫苗的發(fā)展指明了方向。

     

    6 黏膜免疫的意義及展望

     

    黏膜免疫系統是機體整個(gè)免疫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,對經(jīng)黏膜途徑入侵機體的病原菌具有很好的防控效果。黏膜免疫途徑有噴鼻、口服、點(diǎn)眼等,因此免疫操作更加方便,對動(dòng)物的應激更??;避免了肌肉注射導致的血源傳播,降低了疾病傳播風(fēng)險;黏膜免疫疫苗不僅可誘導局部黏膜免疫,而且產(chǎn)生的免疫細胞可游走并聚居于各效應部位,從而產(chǎn)生全身免疫應答,因此黏膜免疫是一種全面而系統的免疫方法[23]。

     

    拿新冠疫苗來(lái)說(shuō),近日,我國新型新冠病毒疫苗研發(fā)取得了新進(jìn)展,又有一款吸入用腺病毒載體疫苗和一款重組蛋白疫苗獲批,該疫苗通過(guò)霧化器被霧化成小顆粒后,在呼吸之間,直接通過(guò)口腔進(jìn)入人體內,到達呼吸道黏膜處。因此,它能直接激發(fā)黏膜免疫,為人體筑起面對新冠病毒的第一道“防火墻”,同時(shí)阻斷病毒傳播。

     

    在疫苗研發(fā)中,黏膜疫苗占據舉足輕重的地位,黏膜疫苗、黏膜佐劑、微生態(tài)制劑等與黏膜免疫相關(guān)的內容成為了研究熱點(diǎn)[2]。但同時(shí)也存在一些問(wèn)題,例如疫苗佐劑的選擇、免疫途徑的確定以及如何保持抗原的活性等。所以開(kāi)發(fā)安全有效且穩定性好的新型黏膜疫苗是未來(lái)疫苗研究的方向,相信隨著(zhù)免疫學(xué)理論和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,黏膜免疫將在今后豬病防控中發(fā)揮更加重要的作用[6]。


    (審核編輯: 豬豬俠)

      我來(lái)說(shuō)兩句(0人參與評論)
      沾益县| 苍溪县| 大厂| 怀仁县| 古蔺县| 大邑县| 额济纳旗| 安宁市| 德钦县| 永善县| 迁西县| 广灵县| 龙里县| 博兴县| 永泰县| 正宁县| 安阳市| 黑河市| 安阳市| 宜黄县| 镇原县| 澎湖县| 松江区| 常宁市| 固原市| 朔州市| 九龙城区| 武邑县| 长宁区| 新平| 延边| 西峡县| 大悟县| 高青县| 芷江| 平阴县| 合阳县| 松原市| 沁阳市| 蒙山县| 左权县|